非刂

放飞的剕持续耍废

在汤上看到的一张古早漫,大超那个时候的风格原来那么烦吗😂p2复活节可爱的老爷
翻译:
大超:砸们走!
海王:#摔
大超:你刚刚是想飞吗?
海王:我只是走神了-在水中,每个人都会“飞”,有时我会忘记自己在陆地上,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拍拍
大超:嘿小伙伴们!!!刚刚海王试着飞啊!!!
小伙伴们:什么?
              不可能!
              飞得真有魅力啊。
海王:够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快停下,否则我、我会…
大超:用你的热视线把我们烧了吗?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怜的海王。

考完试可能会做一些不定期的翻译写一些文,没怎么看过漫画也不太清楚圈里有没有什么潜规则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图片都是网路上看到觉得有趣的,基本上我懒,有水印或不清楚来源的就不附来源了,纯分享,如果有冒犯到别人的地方请再跟我说会马上修正谢谢~

【超蝙】糖浆 一发完

*标题都叫这样了内容当然甜了,he妥妥的
*取名废
*ooc
*年龄操作16大只超x17蝙
*龙套发小哈维出没
*欢迎抓虫但请温柔点呜
*布鲁斯脸皮莫名薄,克拉克莫名迟钝
*还是其实不莫名

红色汨汨的流淌、蔓延,年轻的身体颤抖着,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想要找个什麽东西来掩盖,来阻止。然而那抹浓稠的红仍以一股不可阻挡之势滑过少年的身体,在他深色丝绸的衣装上留下厚重的颜色。

他极力支撑着身体,努力不让自己倒下也尽量让自己身上的鲜红不要流得更多。

布鲁斯以为它们会是冰冷的,然而当它们接触着滑过他的皮肤时他简直要因为被灼伤而嘶叫出声,痛得布鲁斯以为自己产生幻觉。

他因为疼痛和努力维持姿势而冷汗直流,布鲁斯绝望地咬牙带着点懊悔,直到他无法再忍受不断从自己身上散发的浓重气味和湿黏滚烫的触感,他感到一阵晕眩——

"阿福……"

男孩弱弱地开口,意识到这种程度的音量无法唤来任何人,他鼓起最后一丝力气大喊。

"阿福!"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那个令人感到安心又敬畏的老人,克拉克睁大湛蓝的双眼,惊慌地看着布鲁斯,比他个头略高的男孩匆匆地跑到布鲁斯身边接住了他刚刚紧绷着不平衡险要歪倒的身体,布鲁斯一下子放鬆下来任凭自己倒在克拉克温暖的怀裡,又稍微扭了扭,他不想让自己身上这些污渍沾到克拉克。

"布鲁斯?!你怎麽……是谁伤了你?怎麽流了那麽多血……"

布鲁斯懊悔的看着上方的男孩,眉头紧紧皱着,他张口颤抖的说。

"克拉克……对不起,我本来……你能帮我叫阿福来吗?"

男孩紧张的抱着布鲁斯前去寻找阿福,阿福刚刚才让他们把髒衣服换下,现在应该在处理他们那充满泥巴的衣服,于是他问。

"布鲁斯,你家洗衣机在哪?"

"……我不知道。"

克拉克简直要急出病了。

男孩还对自己的超能力很不熟悉,但看着布鲁斯痛苦的样子他还是试着开启了超级听力和透视来寻找不知道在这巨大宅子中哪一处的管家。

在因为不擅用超级听力而首先将布鲁斯微弱的喘息声无限放大而脸红后他终于找到了正从洗衣室出来的阿福,他急忙地赶过去,连同样不熟悉的飞行能力突然发挥了起来都不知道,布鲁斯因为突然的升空而吓得抖了一下肩膀,但这的确比克拉克鲁莽的步伐还来得舒服。

阿福惊讶的看着克拉克抱着布鲁斯赶到自己身前,两个男孩十几分钟前玩回来一身髒污他才刚处理完,这会儿他家少爷衣服又髒了。

"阿福先生,布鲁斯、布鲁斯他!"

克拉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将布鲁斯递到阿福眼前,而本来已经虚脱的男孩此时却挣扎了起来,好像很害怕自家管家一样,克拉克怕他掉下去于是又将他抱近自己,布鲁斯身上的鲜红无可避免的沾染到他。

嗯?怎麽感觉有些黏?克拉克想

"少爷,关于进厨房一事我是怎麽跟您说的?"

布鲁斯有些心虚的想要鑽进克拉克的怀裡,阿福叹了一口气说。

"肯特少爷,可以麻烦你将少爷抱到沙发上去吗?我马上过来。"

克拉克也不多想的点点头,默默的又飘回他刚刚在等待的客厅,当他试图要把布鲁斯放到沙发上时他发现了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布鲁斯,你是不是也是外星人?不然你的血怎麽会那麽黏?"

面对克拉克十分认真困惑的眼神和他们紧紧相黏的衣服,布鲁斯头痛的想要直接晕过去。

﹏﹏﹏

"胸口腹部大片一度灼伤,胸口手腕手掌部分浅二度灼伤并起水泡……我说少爷啊,下次您要进厨房就是把厨房烧了都没关係,请不要再伤到自己了,我老人家心脏可承受不起。"

"……"

面对老管家语气慈蔼却脸色发黑的样子布鲁斯一声也不敢吭,默默抓紧了一旁克拉克又换了一套衬衫的衣角。

刚才克拉克正弯着腰要把布鲁斯放在沙发上却发现衣服黏得难捨难分而尴尬时,阿福及时带着医药箱和两套新的衬衫出现了,并在克拉克鬆了一口气时表示要他把布鲁斯的衣服扒光,于是两人一瞬间又陷入了僵持。倒不是说不好意思坦诚相见,只是两人衣前被死死的黏住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麽脱才好。最后力大无穷的超级男孩在管家的催促下慌乱地将两人衣服一併撕碎丢到一旁,而布鲁斯已经疼到无法思考了。

克拉克在见到异常白皙的男孩胸前腹部巨大的红肿时变得更加惊慌,他下意识握紧了布鲁斯没受伤的那隻手,几乎是带着泪观看老管家帮布鲁斯处理伤口的。

沙发上躺着的男孩脸色苍白的闭着眼咬着唇一声不吭,身体偶尔因为疼痛而发出震颤或抽气,坚强地令克拉克感到敬佩,然而同样令他感到心疼的是对方那颤抖得紧握着自己的手的样子。

在阿福小心翼翼地将水泡挑破的时候布鲁斯的反应最为剧烈,但也只不过是震得频繁了点。

烧烫伤是最痛的一种伤口。

阿福对一脸茫然的克拉克轻声说。

布鲁斯在阿福最后替他抹上一层厚厚的冰凉的敷药后吁了一口气,乖乖地吃下管家吩咐克拉克递到他嘴边的止痛药和温水,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布鲁斯少爷会很不方便,我一个老人家还要打理这间大宅以及照顾少爷起居,这段时间能麻烦肯特少爷您多来照看一下少爷吗?"

阿福温和的微笑着,克拉克睁大双眼毫不犹豫地点头,再度将目光投回熟睡的布鲁斯身上,老管家轻笑着看了一眼两人便将东西收拾一下离开了。

﹏﹏﹏

Day 1.

"布鲁斯不行啦你这伤口还不能接触摩擦到东西!"

"那所以你现在是要我光着身体出门是吗?"

"布鲁斯你不是不喜欢出门吗?"

"我要晨跑……"

一眨眼,克拉克搬来了跑步机。

"……"

"布鲁斯你还要去哪?"

"……尿、尿!你别跟过来。"

"我抱你去。"

"你这个外星人放我下来!我是上半身烫伤我下半身还很健全!"

"……"克拉克一副委屈的样子把布鲁斯放了下来,布鲁斯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凶了决定跟克拉克开点玩笑。

"怎麽?你不相信可以自己来试试阿。"

"……?"

克拉克歪头表示我太纯洁了听不懂你在说什麽。

"……"

布鲁斯表示他太纯洁了听不懂自己在说什麽,并羞赧的快步走开了。

Day 2.

"布鲁斯换药啦。"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不行,阿福先生是让我来照顾你的,好了乖乖躺下。"

"……"

布鲁斯彆扭地躺下,让克拉克将他身上乾的差不多的药布慢慢地拿起来,然后抹上一层厚厚的药膏。

克拉克温热的手指小心又缓慢地滑过布鲁斯的胸口,引起布鲁斯的战慄,他把有点发烫的脸别过去,努力在克拉克的手指接触到他敏感处时不要发抖。

看在克拉克眼裡却是另一回事。

"布鲁斯很痛吗?"

看到少年隐忍的样子克拉克以为是自己又没控制好力道了,他有些自责地又放轻了力度,但其实他本来就已经很轻了,再度放轻后变得似有若无的感觉反而让布鲁斯觉得很痒,他更加不可控制地颤抖起来,忍住要动手拨开他的冲动。

等到克拉克发现布鲁斯憋笑憋出泪时泛红的脸他简直想哭了。

"布鲁斯对不起…以后还是给你自己擦吧……"

看着克拉克耸拉着卷毛的样子布鲁斯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

"不要紧,你用你正常的力道就好了,我都快被你痒死了。"

于是克拉克便继续愉快地帮布鲁斯上药了,在之后布鲁斯被上啊呸被上药并觉得羞耻时他懊恼的想他怎麽就给自己找事了。

Day 3.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已经可以穿薄一点的衣服了,至少布鲁斯是这麽觉得的。

"不行!你这才几天而已,而且二度灼伤部分还有外伤,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穿上衣服的!"

"……可是会冷啊!到时候我伤好了感冒怎麽办?"

正值不热不冷的春天,光着身子还是太勉强。

面对克拉克不让自己穿衣服的宣言布鲁斯怎麽听怎麽怪,但他没有打算深究就是了。

"再说有药布挡着也不会直接碰到,这药冰冰凉凉的我都要冷死了。"

布鲁斯讲得十分理直气壮,克拉克倒更威风地说了。

"哼哼,这你放心,我从两天前就一直在研究要怎麽调适身体周围温度,我已经可以调到人类普遍觉得舒服的温度了,只是我还不太熟练,所以只有方圆一米五左右,布鲁斯你冷是吧?那就贴近一点吧。"

克拉克坐到布鲁斯旁边,展开手臂开朗地说。

"……"

布鲁斯无言以对,最后总觉得哪裡奇怪但又说不出来的乖乖窝进的克拉克臂膀裡享受他所说的人类普遍觉得舒服的温度。

Day 4.

克拉克同意让布鲁斯穿衣服了,他拿来一件薄长袖,满脸笑容的递给对方,布鲁斯想也不想就往身上套,然后他在同个瞬间想将衣服脱下来。

"这是什麽?"

布鲁斯满脸黑线,努力忍住想扇克拉克那天真无邪还在笑的脸一个巴掌的冲动。

"?衣服呀,你不是想穿吗?只是我觉得二度灼伤还有伤口的部分还是不要接触到的好,所以就把它部分剪掉了。"

怎麽样,聪明吧?克拉克自豪的看着布鲁斯想着,等待他的竹马夸奖自己。

妈的智障。布鲁斯边想边将那件在胸口及手腕上剪了几个大洞长得莫名犯罪的白衫脱了下来扔到一旁,然后一言不发地走近克拉克,表情死的靠进了他的怀裡享受温度。

克拉克看不到布鲁斯死掉的表情,有点不明所以的他笑得很幸福。

Day 5.

部分皮肤已经变成坚硬的死皮了,摸起来没有触觉的感觉对布鲁斯来说很是新奇,他总是忍不住要去抠弄,克拉克发现了都会生气地阻止他。

"这样乱剥会留下疤的!"

"才不会!把这皮剥掉后就是全新的皮了!"

"那就给它自己掉啊,总之你这样胡乱去抠它是不行的!"

"我的烫伤,我的皮,我要不要抠不用你管!"

开玩笑这可是烫伤唯一的乐趣怎麽能错过。

"!谁说是你的?你全身上下所有皮,都是我的!"

"……"

"……"

"行,你的,你帮我抠。"

布鲁斯挑衅的歪起嘴角对着克拉克作死。

后来阿福送茶水进来看到躺在床上认真看着埋在自己肚子上的克拉克的布鲁斯时又默默地退了出去,之后并礼貌地回绝了要来探望布鲁斯的哈维。

Day 6.

一度灼伤的部分已经几乎都变成死皮了,有些死皮是自然脱落有些是人为脱落,脱落部分的皮白白嫩嫩的甚至带一点粉,让克拉克爱不释手。

于是今天克拉克帮布鲁斯擦澡时又忍不住了。

长年宅在家的布鲁斯其实一直是白白嫩嫩,只是因为他一直有在锻鍊所以视觉上看不出来,看来精壮的身体其实很好捏。

整个世界你都嘛很好捏。布鲁斯白眼。

"……克拉克如果你再乱摸我保证跟你绝交。"

不!布鲁斯不能绝交!绝交的话就不成朋友了……也许可以更进一步?

克拉克的超级大脑运转着然后陷入了沉思。

布鲁斯今天也心很累。

Day 7.

布鲁斯身上只剩二度灼伤比较严重的部分还有痕迹而已,擦药范围也变小到只有胸口和手腕。

自从两天前克拉克帮他剥皮后他就有点上瘾了,一天到晚黏在布鲁斯的肚皮上寻找蛛丝马迹,布鲁斯表示很想穿衣服。

Day 8.

布鲁斯裸了一个礼拜终于穿到衣服了。

是正常的衣服。

难得哥谭天气好,他们决定去外面散散步,布鲁斯穿着一件克拉克帮他拿的宽鬆灰色棉衫,跟克拉克在花园裡并肩走着,遇到了刚好来探望布鲁斯的哈维。

"啊布鲁斯,伤有没有好一点呀?"

"嗨哈维,多亏你好了很多。"

"哈哈怎麽这样说,那个时候听说你受伤我都快急死了。"

布鲁斯看到老朋友心情很好,克拉克看着他的竹马和另一个比自己还要资深的竹马聊得如此热络,本来想说站旁边给他们一点空间,结果现在他倒不是滋味了,于是他往前一站。

"啊…你没事就好,我就不打扰你们啦,再见。"

哈维带着布鲁斯不理解的谜之愉悦表情离开了,而克拉克也无异状的对布鲁斯笑笑并跟他继续散步。

那是一个悠閒舒适的午后,布鲁斯慵懒的坐在自家花园裡的欧式椅子上,享受着克拉克坐在一旁帮他顺毛,和阿福送来的花茶,许久没有与阳光接触让他觉得一切都暖哄哄的,美好到有点不真实。

直到他有点昏昏欲睡时克拉克才提议说要回去。

然而当布鲁斯一转身,他顿时睡意全失。

在他们刚刚坐着的欧式桌椅后就紧邻着伟恩大宅,那个部分是从地上开始的一整面玻璃,克拉克站在他旁边困惑地看着突然定格的布鲁斯,而他此时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穿的。

居然是传说中的男友衫。

单独看来还好,不过就是宽鬆了点的棉衫,加上他现在身上有伤,穿得宽鬆点合理,但当克拉克穿着同一件站在他旁边时就另当别论了。

同一件灰色棉衫在克拉克身上是刚刚好,在布鲁斯身上就略显宽鬆,两人站在一起,这不但是情侣装还有男友衫的感觉……

布鲁斯整个人都不好了。

后来不管克拉克说什麽布鲁斯都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克拉克又再一次陷入迷茫,今天的他一样渴望有一台女友(划掉)好友翻译机。

啊布鲁斯少爷只是害羞罢了。女友翻译机(划掉)阿福管家看着直到今天结束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把衣服换掉的布鲁斯如是说。

Day 9.

本来预计要两个礼拜才会好的二度烧烫伤在伟恩集团研发的神奇药膏作用下几乎都结痂或成死皮了,而克拉克.剥皮狂魔.肯特也开始觊觎布鲁斯的胸口。

现在成了布鲁斯死都不肯让克拉克靠近自己的皮。

"布鲁斯.伟恩的皮岂是你可以随便剥的?"

"你说那是我的了,布鲁斯.伟恩的皮是我的,我为什麽不能剥?"

"你…你到底对剥皮有什麽执念?!"

布鲁斯敏捷的跳上跳下再一阵奔跑后还是被拥有超级速度的氪星人抓着了,只是这个剋星少年还不太会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结果克拉克扑上布鲁斯滚到了地上,最后他压着躺在地上的布鲁斯的手,两人脸靠得很近,克拉克烔烔地看着他,布鲁斯被看得起鸡皮疙瘩,别开目光虚虚地质问。

"布鲁斯……"

克拉克声音沙哑,布鲁斯心跳加速了起来。

"克拉克……"

就在布鲁斯几乎要闭上眼睛接受他心裡以为要发生的事时,克拉克突然哭丧着脸将自己埋到布鲁斯的颈窝裡。布鲁斯一脸懵逼。

"布鲁斯你话不能这麽说啊,我身为一个不会受伤的氪星人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剥皮的,你就行行好给我剥嘛。"

操。

"滚开。"

"什麽?"

"从我身上滚开!"

配合着布鲁斯踢腿的动作,克拉克被踢飞了。

他是真的飞了起来。为了避免布鲁斯的脚受伤。

布鲁斯又不说话了,克拉克再度一头雾水,他搔了搔脸,又飘到布鲁斯身边补充着说。

"你刚刚问我,对剥皮到底有什麽执念,其实我是只对你的皮有执念而已。"

克拉克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完,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结果布鲁斯不只不跟他说话,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了,克拉克感觉方。

Day 10.

结果最后布鲁斯还是让克拉克抠了,只是克拉克认真的在布鲁斯胸前小心翼翼地剥弄,而布鲁斯为了他方便自动将衣服卷起来到胸口以上,那画面要多美有多美布鲁斯觉得很绝望。

啊…!

"!布鲁斯对不起!弄疼你了吗?"

他居然叫出声来了……布鲁斯羞耻的想要把自己埋进什麽裡面,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此处有一个管家默默消失你发现了吗?(划掉)

"没,你要就快点,一次把这个解决。"

最后他们意识到,死皮脱落的确是不会留疤的,但痂脱落就不一样了。

克拉克简直要崩溃。

"布鲁斯对不起!!"

看着那本来完美无瑕的胸膛出现几块指甲大的疤时克拉克急疯了。

"丁点大的疤而已,没什麽大不了的。"

布鲁斯淡定的说着,他身上不是完全没疤,多少有因为锻鍊留下来的伤痕,这麽一点痕迹根本不足为奇。

"……布鲁斯…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个鬼哦。布鲁斯白眼。

Year 10.

"你看,我这不就负责了吗?"

克拉克抚上布鲁斯的胸口,那曾经是克拉克自认造成布鲁斯伤疤的地方,现在已经被许多更大更狰狞的疤痕叠过,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那些又淡又小的疤。

但克拉克可以。

布鲁斯知道克拉克在说什麽,他把超人的手从自己胸口拿起来放在嘴边虔诚的吻着。

"我没怀疑过你。"

"蝙蝠侠没怀疑过我,真是倍感荣幸。"

超人深情地望进那片属于他的星空,将手轻轻地抽出来绕到布鲁斯脑后按住,将男人压向自己吻上。

"布鲁斯,我爱你。"

"嗯。"

Day 0.

说来有点耻,布鲁斯跟厨房总是说来有点耻。

每次克拉克来访阿福总是喜欢做跟苹果有关的点心,再加上他的推理,布鲁斯好在几天前就知道阿福今天会做苹果糖给他们吃,只是每每阿福做完这类点心后明明都会剩一堆糖浆却宁愿倒掉都不愿让布鲁斯多吃一点,让这个爱吃甜食的少年很是气愤。

平常不给他吃就算了,布鲁斯知道克拉克也很爱自己管家做的糖浆,虽然他有一个手艺也相当不错并且会放纵他的母亲,但布鲁斯还是决定为了克拉克也为了自己去事先偷一点。

想到克拉克,他又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明明平时都对他冷言冷语,可是真的要为对方做什麽时又会认真起来。

然而认为每次进厨房都是新的冒险的布鲁斯,天真地以为糖浆天生呈流状。

哥谭天气难得好,直射进来的白色阳光和腾腾上升的白烟合而为一。

悲剧就那麽发生了,无视一旁隔热手套的布鲁斯一发现目标糖浆便兴奋的伸手就抓,身体碰到烫的条件反射便是弹开,布鲁斯吃痛地震了一下,整锅红得发亮的糖浆就这样在空中划出惊人弧度然后全数洒在了他身上。

布鲁斯咬紧牙关。

糗了。

Day 11.

"对了布鲁斯,你到底是为什麽会烫伤啊?"

"……"

"布鲁斯?"

"……"

"不能说吗?我很担心你欸,我以为你被攻击了流很多血,差点就要死在我怀裡了。不过现在想想难怪你那个时候闻起来特别甜。"

"……"

"布鲁斯?"

"……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管家"呵呵。"

End.

碎碎念。
医疗不是我的专业,稍微科普了一下有错欢迎抓QQ不过我应该会懒得改就当作是伟恩集团的神奇药膏太神奇(划掉
只知道烫伤真的巨痛
不常看漫画的我连一些设定是不是私设都不知道,谢谢愿意看完的人(跪